目前位置 >首頁未分類>內容

從備份光碟中挖出來的年代久遠小說
2011年11月28日 未分類 2個留言

 

整理資料時,無意間從老舊備份光碟中找到的小說存檔

回頭看一遍,感觸到年輕的自己把玩著稚嫩的文筆

不過已經忘了為何只有寫到第一話,後續就沒了

最近也沒什麼東西可以更新,就拿出來給大家笑一下也好

 

 

 

【初章 不思議的結局】

 

哈〜哈〜,這些圍繞在我身旁的低沉聲音,就像死亡的呼吸般不斷的響起,身體一直不自主的發抖,而躲在石頭後的

我卻只能苦苦等待...

 

沒辦法,身上的補給品都已經用光,而且竟然忘了帶蝴蝶翅膀,只怪我一時大意打的太高興,等到負重量太高時才發

現已經沒有可以補給的物品了,身上盡剩下些打怪後的掉落物。

 

我想,現在我只能等死了吧?!

誰叫我總在半夜才出來修練呢?現在可糗了...路上連個人影的沒有,就算有也只是BOT在到處飛,除非我是魔

物,不然他們是不可能停下來多看你一眼,所以要救我那更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

突然,一陣濃厚的喘息聲又再度靠近,一隻獸人腐屍踱到了我的面前,我想這次真的完蛋了,獸人腐屍的斧頭已經快

砍到我的腦門了。

 

聽說人在死前會把過去的經歷全都倒帶一遍,我不知道我會不會,畢竟我才17歲罷了,過去的經歷大概不到3秒就跑

完了吧...

 

此時,一陣清脆響亮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緒,一聲『狂擊』之後,獸人腐屍咚一聲的倒地,在揚起的塵霧中我看到的

一張熟悉的面孔,是和我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―雅菲―。

 

「真受不了你耶!」雅菲一臉不屑的說著。

 

「我...我又怎麼了...?」不曉得她在說什麼,我心裡滿是問號。

 

「還說呢,你明明是個服事,又怎會弄到自己全身傷呢?」一邊幫我包紮著,雅菲仍然不住的數落我。

 

「還不都是因為不小心把紅水給喝光了...」我無辜的說著。

 

「那治癒術呢?可別跟我說你不會啊!」雅菲一臉懷疑的表情。

 

「會啊!但是已經沒魔力了,那也沒辦法啊!」我不甘示弱的反駁。

 

「好吧...那這次就原諒你好了,害我擔心死了...」

 

沒聽到雅菲的嘮叨聲,我的思緒已經被腦海中的畫面吸了過去,在剛剛危急的一瞬間,我的眼前閃過了一幅畫面,我

看到了我自己,還有...雅菲站在我的旁邊開心的笑著,以及其他模糊的身影,就算看不清楚,但我還是能感覺到

他們的快樂,那是一個我不曾去過的地點,畫面的場景透露的是陌生但卻寧靜的氣息

無法再去多想,我漸漸的昏睡過去,在迷迷糊糊之中,只記得似乎是雅菲把我送回到家,以及母親擔心的臉龐...

 

嘩〜嘩〜,好熟悉的聲音啊,我在心裡想著,想起了那是家旁的噴水池聲響,管不得它的吵雜,我也只當成催眠曲繼

續睡去。

 

「奈伊~奈伊~趕快起床啦!雅菲來找你了!」一陣陣如獅吼功的噪音像海潮般襲來,我想能發出如此深厚功力的大概就

只有母親了吧?

 

雅菲?!我在心裡發出疑問;算了,不去多想,我連忙起身盥洗完畢下樓去,免得等下又被雅菲念。

 

「啊~雅菲,這麼早來幹嘛?」我一邊打著哈欠,一邊對坐在樓下餐桌的雅菲發出疑問。

 

「不~會~吧?!你該不會忘了我們上次約好今天要一起去修練的啊!」雅菲一副不可置信的臉。

 

「啊...對喔!我忘得一乾二淨了,抱歉抱歉...」我不好意思的說著。

 

突然想起了我和雅菲上個禮拜就約好今天要去附近修練,沒想到這麼快就忘記了,還真佩服我的遺忘能力呢!

 

這時,前面大廳傳來了吵鬧的聲音,原來是一位客人在鬧事。

 

「忽克連,賠我+8洞斗篷來,不然我可要發飆囉!」這位客人氣呼呼的指著那位生性木訥的精鍊師說道。

 

「這...客人啊!您不會不知道高精鍊的風險吧?!況且,我在精鍊前也已經提醒過您啦...」生性木訥的精鍊師一

副傷腦筋的樣子。

 

說實在的,這種情況不常發生,稍微有知識的人都知道,精鍊值越高,裝備爆掉的機率也越高

況且,門口斗大的招牌也寫著:本店精鍊成功率,完全是個人運氣,與精鍊師手藝無關。

所以在這裡,你可能會一夜致富,也可能一瞬間淪落為最窮的有錢人。

 

「我不管!你知不知道這件洞斗篷花了我多少錢?反正我要你賠給我就對了...」客人仍然不改強硬的語氣說著。

 

「這位客人啊!你好歹也是位鐵匠,怎麼會不知道精鍊的風險呢?!」發出聲的是雅菲,這果然符合她的個性,看不下去

的事,她就會出手幫忙。

 

「這...」那位客人對於雅菲突然的質問他,稍微的錯愕一下。

 

「再說,如果你沒有那種運氣的話,就別來這裡讓別人見笑了。」雅菲喋喋不休的繼續說著。

 

「妳...這!」客人被氣得滿臉通紅又說不出話來反駁,只好氣沖沖的離開。

 

啪啪啪,周圍響起了一陣不小的掌聲,原來是陸陸續續進門要精鍊的其他客人,在一旁觀看了這場鬧劇,對雅菲處理

事情的能力有不小的贊賞。

 

雅菲就是這樣,她有著絕佳的控場能力,對於任何事都能當機立斷;這,是我永遠都比不上的。

 

「雅菲啊!還真是謝謝妳替我解圍呢!」生性木訥的精鍊師向雅菲道謝。

 

「哪裡,伯父別這麼見外...」雅菲客氣的回應。

 

是的,這位生性木訥的精鍊師,就是我的父親,聽說他衝爆裝備的壞名聲可是與『運河之都 愛爾貝塔』的―弗雷德

利•賀樂曼孫―、『沙漠之都 夢羅克』的―亞拉甘―、『山岳之都 斐揚』的―安東尼奧―,以及『修發茲 共和國

首都 朱諾』的―尤思特―,這四大精鍊師齊名

 

人們都稱他為『盧恩 米德加茲王國 首都 普隆德拉』的―忽克連―,號稱是五大精鍊師中擁有最長名字的精鍊師,而

且衝爆裝備的機率也是出奇的高...是為五大精鍊師之首。

 

而雅菲從小就孤單的一個人,聽聞她的父母在一次征討魔物時,死在MVP級的魔物手下,留下孤單的雅菲一個人,她

並不因此而哭泣,轉而表現出她最沉著的一面,似乎是遺傳到了她父母的堅毅個性

總覺得她比同年紀的我還要成熟許多;就這樣,我陪著她度過了這些個年頭...

 

至於我啊...其實也沒什麼好說的;我叫奈伊,今年剛滿17歲,只是一個剛轉職成為服事的小鬼,轉職考試也是勉

強通過的,大概是考官看我可憐吧...

 

「老爸,這種情形又不是第一次了,直接把他轟出去不是比較快嗎?幹嘛還在那裡跟他囉唆半天...」

 

「唉,開店嘛!當然是要以客為尊啊!如果看客人不爽就轟出去,那店豈沒有人來了?」老爸在那裡滴咕半天。

 

「好啦!那我要和雅菲出去囉!」還是趕緊溜比較保險,不然又得聽他以客至上的理論了。

 

噹啷啷...推開店門,門上的小風鈴隨之驟響,耀眼刺目的陽光閃得我不得不暫且閉上眼,等眼前紅一片的暈消散

開後,雙眼才得以舒展

 

此刻映入眼簾的是豎立著傳說中的英雄人物―察爾斯―那閃亮著金銅色的雕像,就位於整個普隆德拉正中心位置的噴

水池中。

 

大概是因為我對什麼英雄人物並沒有崇拜的狂熱,以致對從小到大每天幾乎都看一次的雕像沒什麼特別的感覺,是時

間的作弄嗎?抑或是它的英雄氣息早已蕩然無存了?

 

「雅菲...昨天是你送我回來的吧?謝謝妳囉!」前往目的地的路上,我向雅菲對昨天的事道了謝。

 

「沒什麼...只是你也不能每次都讓別人去救你吧!」雅菲眼神閃爍著認真。

 

其實我也不是不想變強,只是從小到大的我,對任何事抱持的態度就是得過且過的心

 

想想,似乎沒有任何一件事值得我放下心力去完成...,我曾想過:以前這樣,那以後也如此好了...

 

走了大約二十分鐘的路程,我和雅菲到達了原先選定的修練場所―妙勒尼山脈―

這是一座佔地廣大的山,起伏了數公里的路,雖然海拔不高,但時常有濃濃的霧所籠罩,霧裡也隱藏著不知名的生

物,等待著冒險家的探尋。

 

「雅菲,這裡已經來過幾十次了,妳不會厭煩嗎?」一邊小心注意有沒有魔物的蹤跡,我一邊滴咕著。

 

「怎麼會呢?修練就是應該按部就班的,累積足夠的經驗,轉變為更強的實力,而不是那種拿著藥水就挑戰自己無法負

荷的魔物...」雅菲又開始嘮叨了。

 

的確,尋找適合自己的魔物來鍛鍊實力,是一種對自己生命有保障的行為,也能夠學好基礎的技巧,但我並不覺得挑

戰超過自己能力的魔物有什麼錯,只是要適當的強度就好。

 

「雅菲,前方發現一株噬人花!」總算找到一隻魔物可修練了。

 

「好,準備好...」

 

就在雅菲準備衝上去時,一陣藍光忽現,一聲短暫粗啞的『二連矢』之後,隨即又消失不見,連魔物死亡所掉落的物

品,也在藍光消失時被帶走了...

 

「真是!又是BOT!」雅菲憤憤的說著。

 

關於神秘的BOT,許多的冒險者提出不同的意見,其中最可信的說法是:有些人從不知名的地方,取得不知名的物

品,透過不知名的方法,進而使自己靈魂分化,分身的靈魂經由本尊的指令化之後,可以替本尊作任何事情,例如修

 

也因此,本尊可以任意遊蕩做自己喜歡的事,只要等分身回來之後,進行靈魂合併後,本尊就可以吸收分身的經驗,

得以增強自己的實力;但是這種行為已經被許多冒險者嗤之以鼻,認為這種事有違常規。

 

「雅菲,別那麼生氣,對這種事我們又有什麼辦法呢?」我不以為意的說著。

 

「奈伊!就是你的這種態度最讓我厭煩,為什麼你對任何事都這麼的不重視呢?如果...啊!小心!」

 

就在雅菲又對我說教的時候,不知何時跑出來的艾吉歐蜈蚣對我發動了攻擊,我連忙閃避,卻一個不留神滑了一跤,

整個人就這樣摔下了山坳

所幸山不高,還不至於粉身碎骨,而我就這樣躺在山坳裡昏了過去,朦朧中,似乎聽見雅菲在叫我...

 

「奈伊~奈伊~!」

 

雅菲的聲音越來越近,突然,一陣刺眼的陽光無由的炫麗我的眼睛,亮的我睜不開眼,原來是雅菲把蓋著我的帽子拿

走了。

 

「你還在這裡睡覺,大家正等著你拍照呢!」雅菲用微笑督促著我。

 

無奈的起身,跟著雅菲往草原上的一群人前進。

 

「來,奈伊,笑一個...」

 

雅菲拉著我的手,擠進眾人已經排好的隊伍裡,但是隊伍裡的人都是如此陌生,卻又如此的熟悉,好像曾在哪裡見過

他們,還有這個場景,這個愉快的氣息。

 

閃光燈還是跟陽光一樣的刺眼,伴隨著的是從遠方傳來的雅菲聲音。

 

「奈伊!奈伊!醒醒啊!」

 

從雅菲的呼喊聲中喚回的我,睜開眼的瞬間只見雅菲的緊張神情。

 

「原來...只是夢啊...」我囈語著。

 

「沒事吧...你...」雅菲還是不放心的問著。

 

「咦?蜈蚣呢?」終於回復神志的我,才想起之前的緊急時刻。

 

「早就解決啦!那種小貨色...還不是剛剛沒注意到...」雅菲又開始喋喋不休的說著。

 

這樣的我,真的行嗎?我在心裡問著。

 

我連保護自己的能力都沒有,又怎麼能幫助別人呢?

 

一直以來,我就順著別人給我的路走著,就好比初心者的測驗,測驗人員給我的最終評價是:有時候會認為自己不需

要別人的幫助,所以常被認為是排他主義的個性,想要幫助別人的你適合服事的工作。

 

於是,我就踏上了服事的這條路,但是我卻覺得很矛盾;做任何事我總喜歡一個人,並不喜歡接近人群,那又為何要

讓我幫助別人呢?

從我當上服事以來,我就一直這樣想著,總想著是不是走錯了路,也許盜賊才是適合我的旅程。

 

當我把這個問題丟給雅菲時,她很快就給了我答案:每個人都有一種獨特的氣質,這是無法磨滅的,我們這種年紀走

過的路還不多,對於你來說現在還在摸索階段,但我能看出服事這條路你沒走錯。

 

我問雅菲,為何她並不在摸索階段,她笑笑的回答:這是我父母親所留給我的,只要自己有能力,那就要保護大家,

就算死也不足惜;但我聽得出她話中的苦,那是她父母唯一所留給她的,血色的教誨。

 

點擊文章分頁前往下一頁

文章分頁 1 2

目前共有 2 個留言;其中訪客有 2 個;板主有 0 個;訪客以 2:0 暫時領先板主

  1. 哲小莫 : 2011年11月28日20:43:37  -9樓 @回覆 回覆

    嗯…DS大透漏了自己的年齡了 :dsfix05:

  2. 萊納 : 2011年11月30日20:23:44  -8樓 @回覆 回覆

    原來DS大這麼年輕,就會那麼多我都搞不懂的東西(擅長非電腦) :dsfix12:
    小說還不錯看,五大精練師跟BOT那段我笑了 :dsfix01:
    希望還會有下集,很精采,唯一的缺點就是只有一集 :dsfix06:

發表留言

設定大頭貼